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汉的博客

铝车轮相关行业信息总汇

 
 
 

日志

 
 

【转载】决定中美关系的,不是特朗普,而是这八大金刚  

2016-12-03 01:33:2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决定中美关系的,不是特朗普,而是这八大金刚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陈征

来源:《世界知识》杂志

唐纳德·特朗普赢得了2016年大选,即将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在胜选后立即授权其竞选搭档麦克·彭斯组建专门的工作班子,在共和党内部和社会上务色人才,筹组新的白宫团队和内阁班底,这其中谁将成为今后四年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决策圈的关键人物引人注目,关系到我们将要和谁打交道。

事实上,大选期间,特朗普团队人头混杂,没有清晰的人事脉络。越来越多的信息显示,他们是在胜选后才真正开始考虑今后执政的人事架构的,而且在搭建这个架构的过程中还要与党内外不同派系讨价还价,因此仍然存在很多变数。不过,综合连续几天从共和党高层传出的消息,以下八大“金刚”有可能会参与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过程,需要引起我们的特别注意。

即将实权在握的当选副总统彭斯

副总统是国家安全委员会法定成员。当选副总统麦克·彭斯(Michael Richard Pence)现年57岁,爱尔兰裔、天主教徒,曾任印第安纳州的国会众议员,2012年当选印第安纳州州长。他属于共和党内保守势力,反对高税收,支持民粹色彩浓厚的“茶党”。彭斯从2003-2013年连续在5届国会中出任众院国际关系和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还是众院外事委中东分委会主席。彭斯在外交领域更关注中东问题,他曾说“以色列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敌人,以色列的事业就是我们的事业”。

彭斯对华态度比较温和,当众议员时曾投票赞成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国地位,支持美国与中国保持良好贸易关系,任州长期间还曾访华,为该州争取贸易和投资机会。彭斯目前任特朗普“过渡团队”的主席,因此对白宫的人士任免有非常大的话语权,考虑到他未来可能有志于参选总统,他极可能会积极参与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策工作,在副总统岗位上着力培养自己的外交团队。

情报人”弗林

迈克尔·弗林(Michael T. Flynn)现年58岁,美国国防部情报局前局长、军队情报委员会主席,退役中将。有30多年情报从业经历,是特朗普团队中唯一有阿富汗、伊拉克战地经验的顾问,已被提名为第24届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弗林是民主党人,2012年4月被奥巴马总统任命为国防部情报局局长,两年后因发表不当言论(他公开声称伊斯兰激进分子和基地组织在扩张)而被顶头上司要求退休。2016年2月,弗林加入特朗普团队。

由于国安会负责美国国家安全(含外交)政策的制定,因此管理国安会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又被称为“掌门人”。在某些历史时期,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比国务卿还大。弗林最关心的是如何让美国“更安全”,在他看来美国的主要安全威胁来自“激进伊斯兰主义”。因此,在他的领导下,国安会可能会更关注美国的直接安全威胁,如伊斯兰国、基地组织、伊朗、叙利亚、朝鲜等。同时,为了确保美国的“安全”,他可能会支持进一步增加军费开支,加大国防投入,发展“硬实力”。弗林掌管国家安全事务后,美国的中东、伊朗政策会发生什么变化值得关注。

弗林对中国的态度属于典型的“鹰派”。他曾称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暗中支持同情伊朗、朝鲜、巴基斯坦等“有恐怖主义劣迹”的国家,也对中国持续增长的军力表示担忧,关注中国海军在南海和东海的活动。

弗林成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后,需要进一步观察他的行事风格。他在担任国防部情报局局长时就想把它发展成为能与中央情报局匹敌的情报机构(这是坊间传他被卸职的真正原因)。当他掌握了国安会后,可能会增加国安会的雇员编制,提高预算,扩大国安会的权力,甚至建立秘密行动队伍,将国安会的职权范围从制定计划扩展到负责政策执行。

由于国务卿是美国总统在外交方面的第一顾问,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是总统最信任的外交幕僚。因此,从制度设计上看,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与国务卿有可能会因为权力分配或者政见不合产生摩擦。弗林个性强硬,又是情报专家,如果国务卿是一位不熟悉外交事务的政治家,或者国安资历不如弗林,则新政府可能会存在“阁僚之争”的不和谐隐患。

摩门教徒”前总统候选人罗姆尼

罗姆尼(WillardMitt Romney)现年69岁,摩门教徒,出生于政商世家。其父乔治·罗姆尼是美国汽车公司总裁,曾任密歇根州州长、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部长,还于1968年和尼克松竞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罗姆尼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和政治家。1984年,他创立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贝恩资本,该基金现管理资金规模超过650亿美元。离开金融界后,他担任了盐湖城冬奥会组委会主席,并于2002年在民主党传统势力范围马萨诸塞州成功当选为州长。2008、2012年两次参加总统选举。

虽然罗姆尼在竞选期间公开表示不支持特朗普,甚至与特朗普打起了“嘴仗”,但是近期从共和党高层传来的消息称,他将于近日拜会特朗普,有可能出任国务卿一职。

罗姆尼的外交思想与共和党右翼的思维比较相近,认为俄罗斯是美国在地缘政治上最大的敌人,强烈支持以色列,赞成阻止伊朗获得核能力,赞同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英雄市长”朱利安尼

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olph William Louis Giuliani III)现年72岁,意大利裔,律师出身,也做过商人,曾任联邦检察官,1994年至2001年间任纽约市长,任内降低犯罪和提高城市品质政绩显著。他职业生涯迄今为止的最高点出现在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因出色指挥危机处理而名声大噪,获选当年《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离开市长岗位后,朱利安尼与他人合伙创办了证券咨询公司,2008年也曾尝试参选总统,但没能冲出共和党党内初选关。此次特朗普竞选期间,朱利安尼从一开始便表明支持态度,为特朗普胜选立下汗马功劳。

2016年11月15日,朱利安尼在出席《华尔街日报》举办的活动时表示,短期而言“伊斯兰国”是“最大的危险”,击溃“伊斯兰国”将是特朗普上任之初的首要关注议题,“远高过中东及其他区域等令人头疼问题”。他还透露,特朗普阵营将“重新设定”美国与中国、俄罗斯的关系。他对中国的态度比较复杂,政治上一度不友好,他在90年代拒绝接待到访的中国大陆团组,却于2001年会见了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还称台湾是一个“伟大的国家”。经济上,他主张与中国合作,倾向于同中国就经济议题进行交往,还表示限制中国购买美国国债是错误的。

据称,朱利安尼有可能被任命为国务卿,他在担任纽约市长时处理外交事务的方式凸显了其性格强势的一面。他曾拒绝让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进入林肯中心听联合国成立50周年纪念音乐会,引发了轩然大波,一度给中东和平进程带来不利影响; 911之后,听到沙特王子建议美国应该吸取教训的言论,他立即退回了沙特王子给世贸中心遇难者家属捐献的1000万美元。如果他成为国务卿,可能会是一位风格硬朗、直来直去的国务卿。

曾经亲台的金里奇

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现年73岁。他幼年曾随继父(陆军军官)在韩国、越南、法国、德国等驻有美军军营的国家生活。1978年当选国会参议员,1986年任共和党政治行动委员会主席,1989至1995年担任众院共和党党鞭,1995年率共和党成为众院多数党,终结了民主党对众议院长达42年的控治,因此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风云人物”。

金里奇没有直接参与国安决策的经历,但参加了国会“国家安全/21世纪委员会”,主要负责审核军队、执法和情报部门相关事项。他也曾在美国空军大学、国防大学兼职授课,担任美国保守主义智库企业研究所、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研究员,以及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非正式顾问。

金里奇争强好胜,通常采取“硬碰硬”的方式处理冲突。他属于“鹰派”,曾公开建议五角大楼不要理会国务院和国安会的意见。如果他成为国务卿,有可能会对国务院进行改组,排挤掉一些他认为过于软弱的“鸽派”。

金里奇在上世纪90年代对华态度不算友好,一手促成了台湾地区前领导人李登辉访美,并于1997年访台,成为“台美”“断交”后第一位访台的美国众议长,还曾表示支持美台恢复“外交关系”。不过,那时金里奇是反对党领袖,无所顾忌。现在身份转换,作为执政党的一员,他在“涉台”问题上应该会更加谨慎。这20年中美两国的实力此消彼长,也不可同日而语。

愤怒的鹰派”博尔顿

约翰·博尔顿(John Robert Bolton)现年68岁,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是美国大名鼎鼎的右翼“鹰派”人士。他曾任里根政府的助理司法部长、老布什政府主管国际多边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小布什政府主管军控事务的副国务卿和常驻联合国代表,也曾在美国保守分子“大本营”企业研究所任副所长。

博尔顿尽管职业履历丰富,但在美国政坛极富争议,甚至可以说是“声名狼藉”,曾因涉嫌收取外国献金而辞去共和党全国政策论坛主席职务,更因保守强硬的外交立场而反对者众。他曾公然声称《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已不合时宜,阻挠美国缴纳所拖欠的联合国会费,极力支持单边主义、推动对伊拉克动武,是美国“新保守主义”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博尔顿和小布什关系特殊,2005年小布什利用国会休会的时机强行任命他为常驻联合国代表。然而,一年后共和党在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中惨败,小布什的“临时任命”无望得到国会参院批准,按法律规定即将“自动失效”,博尔顿不得不主动辞职了事。

虽然博尔顿已进入国务卿人选的“短名单”,但他担任此职的阻力不小。不论他能否成为国务卿,都已进入了特朗普团队,并在特朗普真正开始考虑形成外交政策时参与其中。他非常了解亚洲,冷战思维顽固,其外交主张有可能被吸纳进特朗普的政策中。

并非“专才”的塞申斯

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已被特朗普提名为司法部长,他现年70岁,亚拉巴马大学法学博士。1994年被选为亚拉巴马州总检察长,1996年成为该州国会参议员,有20年国会工作经验,在国会期间是军事委员会成员。由于他是最早支持特朗普参选总统的共和党内“建制派”,也尽心为其助选,因此深得特朗普信任。作为司法部长,他可以列席部分国安会会议,作为总统的亲信幕僚,他仍然有可能在总统征求其意见时影响美国的外交决策过程。塞申斯在对外关系问题上的立场总体偏“鹰派”。

老谋深算的哈德利

斯蒂芬·哈德利(Stephen Hadley)是有可能加入特朗普政府的共和党“建制派”元老之一。特朗普参选后,当共和党“建制派”领军人物纷纷与他划清界限时,哈德利保持了沉默。

哈德利现年69岁,耶鲁大学法学博士。他70年代曾在海军服役,随后进入国安会工作。他在成为切尼的高级助手后,受其提携,开始一路高升,先后担任国防部负责全球战略事务的助理部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目前还没有明确消息表明哈德利将加入特朗普政府,但是他是游离在特朗普“小圈子”外最有资格和能力担任国防部长或国务卿的人选。

哈德利曾多次访华,对中美关系持“谨慎乐观”态度。他认为中美在21世纪应该继续保持接触合作、避免冲突,指出中美关系的一大挑战是如何处理两国军队、尤其是海军可能发生的冲突,希望双方增加透明度、减少误判。2015年,哈德利曾在《外交》季刊撰文分析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理念的提出和演化,赞同美国接过这一理念,并在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与中方继续商榷。哈德利曾公开发表言论对中国与俄罗斯建立“亲密关系”而疏远美国表示忧虑。

由于特朗普最终的内阁成员名单还在酝酿,上述人员最后将何去何从还有待证实。值得一提的是,朱利安尼、金里奇、罗姆尼都没有太多外交经验,如果他们中的一员成为国务卿,外交政策的制定将更依赖弗林掌握的国安会而非国务院。

特朗普作为“反建制”派的代表,与共和党内“建制派”的矛盾比较尖锐,在大选期间共有122名共和党资深外交人士签署联名信反对他当总统。特朗普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整合共和党内“建制派”的势力,争取他们的支持。如果特朗普能在最短时间内与共和党“建制派”达成某种默契,不排除会有过去反对他的精英加入其团队,呼声最高的是前常务副国务卿、前世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以及在竞选过程中没有表态的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

但从目前各种迹象看,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和外交团队人选当中存在三个“过高”:有军队背景者比例过高,职业政客(外行人)的比例过高,“鹰派”比例过高,这不能不令人担心今后四年美国外交政策的走势会不会发生偏差。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后,美国学界大量研究表明决策团队的来源过于单一会产生“群体性思维”,与小团体意见相左的政策选项从一开始就无法进入决策者的视线。参与决策的人意见高度一致,很可能造成误判,甚至做出错误的决策。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